328 诚意满满

    下了一场雨,暑气也被带走了不少,只是大概蒸腾量上来,淮水水位居然不增反减。

    这种诡异的反常天气变化,李专员估摸着之前受灾的淮水下游,要出大事情。

    颗粒无收不至于,大概就是绝收吧。

    淮夷肯定要闹事情,徐国故地刚刚经历了大变,不出意外,还会进一步大变下去。而靠近徐国故地的吴国晋国宋国逼阳国……就要蛋疼了。

    好在这跟李专员也没啥关系,反正李专员现在正忙着装逼呢。

    “这个随国的上大夫曾善,什么来头?”

    跑过来帮忙的老公叔听到李解的疑问之后,想了想,道,“上将军可知吴武王故事?”

    正常来说,你大吴擎天柱,肯定不可能不知道吴国历代大王的。但公叔勤自从发现李解是个文盲之后,就百分百确定,这个野人……是真的野。

    “谁?”

    “吴武王……”

    一脸郁闷的老公叔顿时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眼神,心中叹了口气,然后解释了起来,“吴武王在位时,中原伐楚,随为先锋。彼时吴武王为楚国轻视,故武王亦攻楚,当时周、吴会师于随东,此地,便是黾关。”

    “跟这个曾善有关?”

    “正是。”

    “曾善之祖曾戊子,亲往吴武王军中,甚得礼遇。倘使曾善为使前来,定有吴国信物,到时……上将军当以礼相待。”

    讲白了,老公叔就是提醒一下李专员,别到时候不认识老家的信物,那岂不是闹国际笑话?

    李专员一愣:“还有信物啊,是啥玩意儿?”

    “玩意儿?”

    “啥东西!”

    “一柄吴钩,又名‘云汉剑’。”

    “为啥叫‘云汉剑’?”

    “过云梦泽而临汉水,此为吴人首次攻楚腹心。”

    “卧槽,那还真是挺有纪念意义的。看来这个曾戊子,很受那个什么武王看重啊,这得拍多香的马屁,才能宝剑赠老汉?”

    “……”

    关于当年那个什么吴武王到底被曾戊子拍了什么彩虹屁,李专员其实挺在意的,这得学习啊。

    不过找了几个吴国老乡打听了一下,李专员又发现了一点点小古怪,原来吴人对这个事情知道的也挺清楚,只不过叫法有点不一样。

    中原列国,称呼随国很精准,就是随国。

    但是吴人因为口音问题,曾、随差不多,大概就是一个发音“seng”,一个发音“sei”,所以出现了偏差。

    “含姬量”高的国家说随国的时候,吴人一脸懵逼,寻思着你都是说什么狗屁玩意儿,我他娘的跟这随国都不认识。

    “难怪……怪怪的。”

    李专员之前还纳闷呢,为毛像大舅哥商无忌,一体淮上像样的一点的弱鸡,就举例唐国、曾国。

    “原来曾国就是随国?是不是啊!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不过李专员也无所谓,反正他也不关心这个称呼问题。他关心的是,这个随国上大夫曾善,居然要送美女过来。

    这种人……难怪那个什么吴武王,要送“云汉剑”这样有纪念意义的兵器给他祖先。这随国上大夫曾善,一点都没有辱没他先祖的名声啊,有祖宗之风!

    反正李专员自己现在也想送点什么礼物给曾善。

    “送啥好呢?”

    李解愁眉苦脸,突然一拍脑袋,顿时笑道,“我他娘的真是傻逼,灯下黑啊,老子送他一叠a4纸啊!再弄点麻布、红丝绸、紫丝绸的,这不就是齐活儿嘛。老子要来放炮的玩意儿,给他们正好。”

    纸这种东西,对李专员来说,主要用途就是擦屁股。

    但这年头的文化人不一样啊,他们是真的爱好文化……

    “对了,老公叔。这随国行者说的那个什么随国公主,还差点嫁给那个刚死的楚王?”

    “有所耳闻,不过,老夫并不能确认。”

    “唔……如此说来……”李专员沉默了一会儿,很郑重地点了点头,“这个随国,很有诚意啊。”

    “……”

    老公叔整个人都不好了,卧槽这哪儿有诚意了?!上将军你的爱好是不是有问题?!

    但李专员觉得这个随国想法很精准,他李某人什么爱好?美女啊!而且是顶级的绝品美女,一定要颜值逆天身材炸裂!

    那么问题来了,像随国这样的弱鸡,敢把丑八怪送到楚国做妃子吗?

    显而易见是不敢的。

    那么不难看出,这个差点给楚王做次夫人的随国公主,肯定是颜值不低、身材不差,最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随国公主,肯定美美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