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气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晋霸春秋 > 第106章 吾谁为生

第106章 吾谁为生

    申生和共赐等人闲叙了一番,从共赐等人口中申生也了解了一些里克在信中没有提到的国内情况,毕竟是书信,限于篇幅,里克不可能把晋国国中的具体情况向申生一一道来,而共赐等人与申生当面交流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晋国国内的形势,用共赐等人的话说,叫小人在位,贤人避退。骊姬的党羽被大肆安插在朝中军中的重要位置,像东关五、梁五等人被堂而皇之的安插在下军之中,在消除申生对下军影响的同时,尽可能的培养下军士卒对骊姬一党的忠诚。

    军中如此,朝中更是如此,国家大事,晋献公先与骊姬等人商议,商议之后再付诸公议,国家大事竟决于妇人,共赐等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每个人或多或少都露出了不忿之色。

    正所谓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三百多年前,武王便是打着这个旗号从岐、周之地东出,与八百诸侯会牧野而一战灭商。

    现在晋献公的所作所为和周人口中的宇宙无敌超级大坏蛋殷纣王有什么区别?

    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也。晋国而今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国中的有识之士对此无不退而扼腕叹息,期盼申生归国犹如隆冬之盼春光,三更之盼朝阳,祈望之心,殷切之意,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总之一句话,晋国国中现在的黑暗程度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国中无论贫富贵贱,老弱孤寡都希望申生能够尽快归国收拾残局,整顿朝政,还晋人一个朗朗乾坤……

    申生听的是哑然失笑,夸张了啊……

    晋国国内的局势断不至于糜烂到这种地步,若是真糜烂到这种程度,怎么可能还能在今岁连灭虞、虢两国?

    这可不是人心不附能够做到的。

    话虽如此,申生却也没有点破,一方面假仁假义拿着大义的名分表达了自己的无奈,另一方面也隐晦的表示自己肯定不会坐实骊姬等**乱晋国,只是现在时机未到,还须耐心等待。

    共赐等人闻言极为振奋,他们不辞劳苦前来投奔申生,确实是有出于对申生忠诚,但更重要的是,谁不想过一把从龙功臣的瘾?

    历来在正治中获利最大的,一曰立君,二曰从龙。

    立君虽然获利极大,但是风险也是极高,而从龙相比立君而言,却是低风险高收益。自古同富贵易,共患难难。凡是能与人君有过共患难经历的,事成之后一般都会受到优待。

    共赐等人最怕的就是申生被仁义孝悌所缚,踟蹰不前。现在申生既然如此表态,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于是,共赐道:“诗曰:潝潝(xi)訿訿(zi),亦孔之哀。谋之其臧,则具是违。谋之不臧,则具是依。我视谋犹,伊于胡厎。君上宠妖姬,维妇人之言是用,逐太子以危宗庙,不信忠臣,不亲士民,废王道,立私权,忠臣不敢谏,谋士不敢谋,晋,殆将乱乎?”

    郤义也道:“晋人闻太子出奔,道路嗷嗷,如丧父母。诗云: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疾首。晋人所爱者,太子也。太子出奔,朝堂为之一空,百姓为之不宁,小民沸沸如滚滚之汤,相与泣曰:太子已亡,吾谁为生?太子之得晋人如此,异日安晋国社稷者,必太子也!”

    申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多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