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气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能怎么办呢?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能怎么办呢?

    正文

    陈戚并没有在赵氏身上多耽搁,想要折腾这个人,今晚上就可以了。

    用不着看在这人是苏沫儿的奶奶的份上压抑自己了。

    回头跟着苏沫儿一起往县城走去。

    火锅铺子生意还是那么样子,冷冷清清的没有几个人。

    不过,里面打扫的依旧干净,做出来的东西卫生的很。

    或许在这里吃不到什么地道的美味,但是,在这里吃可以保证进入嘴里的东西都是干净的。

    寻到佟掌柜,苏沫儿问道:“容珂呢?”

    “这个……”

    “不好说?”苏沫儿皱眉。

    “我们也不知道。”

    “什么叫你们也不知道?”苏沫儿听见这句话,心脏上在这一瞬间就跟压了一块石头一样。

    沉重的很,不得安宁。

    “苏姑娘,您已经知道大人的身份,也应该知道他会随时面临危险,这样一来,踪迹只有跟着的人才知道,我们是没有办法知道的。

    “……”

    苏沫儿转身离开。

    如果容珂这次回不来,她这感情又算是怎么回事?

    去找人?

    人去哪儿了都不知道。

    心里突然就空荡荡的。

    按着计划走回医馆,迷茫中看见院子里站着的人,一身白衣服。

    脸色有些惨白。

    “……见鬼了?”苏沫儿嘀咕一声。

    往所谓的鬼身上扑去。直接把人扑到地上。

    感觉到容珂身上的体温,苏沫儿赶紧站了起来,顺便把容珂扶起来。

    “你还活着?”

    “有温度,有影子,还不是鬼,让你失望了。”

    容珂声音有些嘶哑。

    这副沧桑的模样是苏沫儿没有见过的。

    “饿不饿,冷不冷,困不困,是不是得休息一会儿?”

    苏沫儿的关心已经掩藏不住了。

    耽搁了这么多天,原本以为这人是要凉了的,结果还好生生的活着。

    突然的惊喜,让人有些失控。

    “有些饿了,不过更多的是困了,我去睡一会儿。”

    “嗯,睡吧,我去给你煮粥,瞧你身体很不好的样子,先吃白粥。”苏沫儿说着话,把容珂扶到房间里。

    碰到枕头的一瞬间,容珂就陷入睡眠里。

    ……

    眼底有些青黑。

    手上多了很多磨损的伤痕。

    脱下容珂的鞋子,可以看见这人脚上除了新磨的茧子,还有铜钱大小的水泡。

    这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苏沫儿猜不到,想要询问,但是……有些事儿,她参与不了。

    叹口气,给容珂盖上被子。

    往厨房走去。

    烧水,洗干净米,煮粥。

    粥煮好之后,发现容珂还在睡觉,就放在一旁,粥凉了再去热,再凉再热。

    直到黄昏。

    容珂睁开眼睛。

    苏沫儿将煮的开花并且有些快成浆糊的粥推到容珂眼前。

    容珂看了几眼,拿着勺子慢慢吃了起来,吞咽的动作极为缓慢。

    苏沫儿观察着容珂。

    瞧见容珂的举动,签过容珂的手,把脉之后皱起眉头。

    “你多久没有吃东西?”

    “现在已经能够吃到东西了。”

    容珂没有提这段时间遭遇的意思。

    他以为他不提,苏沫儿就会不稳。

    然而……

    这次容珂失算了。

    苏沫儿盯着容珂,等容珂将一碗白粥吃完,顺便还舔一下嘴角的时候,问道:“说说吧,怎么饿了这么久?再耽搁一下,说不准你就能为民除害,把所谓的奸贼给饿死了。”

    “饿不死的。”

    容珂笑了笑,声音依旧沙哑。

    见苏沫儿眼神认真,似乎挺执着的。

    拉住苏沫儿的手,把玩起来,就跟玩什么玉器珍宝一样。

    还低头亲了一下指腹。

    “下面有人投敌,阴沟里翻船,被人关了几天,还好,撑到暗卫营救。”

    “你不是算无遗策吗?怎么还会被人出卖。”

    “人性……谁又能说的准呢?”

    容珂轻轻说了一声。

    苏沫儿这才闭上嘴巴,没有继续问下去。

    房间安静下来,夕阳最后一缕光芒消失。

    苏沫儿突然想起来,苏柒让她在村子里住两天。

    然而……

    突然发现容珂回来了,就守着容珂了,见色忘妹了,苏柒小丫头会不会还在村口等着。

    苏沫儿嘴角抽搐一下。

    人忙起来,果然会考虑不周到。

    往院子里走去。

    看见小皇帝站在枣树下。

    眼神有些怪异。

    “你跟摄政王……”陈戚的声音有些奇怪,说话的时候舌头也没捋直。

    整个人就跟受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样。

    “他长得好看,我喜欢他!”

    “我觉得像我这么优秀的人,应该选择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

    “但是,他是太监不是男人。”

    苏沫儿眼神一变,看陈戚的目光多了